四川宜宾“大黑帮”纪实(十一)

???:2021-11-28 21:06???:未知 ????:admin ???:??

  刘兵想,这样守株待兔等李斌不行,又不能打草惊蛇,想来想去,还得依靠曾印。

  刘兵向曾印透露过这件事的背景,曾印说:“别的我可都不管,我只管做我自己的事。”

  晚上七点钟,曾印用手机给李斌打了传呼。不一会李斌从家里打电话过来。曾印说:“你出来一下,我给你说件事。”李斌问:“你在哪?”曾印说:“我在厂大门口的菜市场上,说完事我还要出去,二群他们在等我,晚上去OK厅。”李斌怀疑谁也怀疑不到曾印头上,他说: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几分钟后,李斌出来。曾印果然在厂大门口等着他。两人见面,曾印随便编了个词儿,随手塞给李斌几百块钱。当时街上人很多,附近就是菜市场,人来人往十分热闹。两人背对着街面,站在距大门的水泥柱子仅一米远的地方说话,没有五分钟他就和李斌分了手。曾印朝前边的三叉路口走过去,二群支着摩托车在路边等他,二人上车,真的去了OK厅。二群并不知道这边李斌要出事。

  这短短的几分钟里,宁仃和娃娃已经做好了准备。宁仃戴着墨镜,穿一件米色长风衣,敞着怀,猎枪提在风衣里,径直朝李斌的身后走来。娃娃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,也提着枪做接应。

  宁仃走到李斌身后——这时李斌毫无觉察,他望着曾印远去的背影,大约还为那几百块钱感动呢。身后的宁仃已经举起枪,枪口距李斌的后脑不足半尺远,他“砰”地扣动了扳机。

  霰弹把李斌的脑袋打爆了——这场面极其血腥。李斌的脑室全部炸开,脑浆四溅,飞射到旁边的水泥柱上。李斌的头,自脑门到耳后再到脖颈,前半部还存在,后边整个脑骨全不见了,只剩下一张完整的脸皮——这是宜宾所有的凶杀案中最刺激的一幕。

  宁仃开枪之后,并没去看倒在地上血肉横飞的尸体,他转身就走,风衣一掀一掀,和娃娃一起朝不远处接应他们的长安车走去。

  12月 8日这天晚上,南岸的航天路中段,在李斌被杀之前不到半小时,也发生了一起杀人案。杨光带领刑警大队的侦察员正在南岸现场进行勘查。

  案件线索很快捋清楚,那起案件是坐台小姐与老板不合,闹经济纠纷,小姐请了社会上的杀手,买凶杀人。

  杨光大队长接到江北派出所的报案,立刻赶到七七九厂生活区大门口。现场的惨状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,就连杨光这样的老刑警都感到震惊。

  李斌父母及邻居反映,李斌相当一段时间不敢出门,只在家属区内活动,好像惧怕什么人,从来不去厂外边。

  李斌这一段正在耍女朋友。据他女友介绍,李斌近来心情不好,总说有人要收拾他。平常只呆在家里,跟谁都不联络。

  通过调查,警方发现李斌的传呼机上有个电话号码,从时间上推断,很可能他接到这个传呼之后,从家里出来,走到厂门口与什么人见面,在这个过程中被人打死。

  警方很快查清,李斌传呼机上的手机号码是曾印的。当天夜里,警方对曾印进行拘留审查。

  曾印说:“我和李斌的关系非常好,他提出要点钱,我拿给了他。约他一起出去,去OK厅唱唱歌,李斌不去,他让我们先走……就这么回事,我们走了,李斌就出了事情。”

  曾印确实与二群去了OK厅,在李斌被杀害之前就约定好的。二群反映,路上两人还说李斌,活得太拘谨,男人这副样子活着真没劲这样的话。

  从调查情况看,曾印并没讲假话。李斌家,李斌的女友,曾印的朋友及周围邻居都能证实,曾印的确是李斌的密友,两人关系非常不错。

  然而,在侦察过程中,警方发现,李斌与林传金的关系密切。李斌亲属证明,李斌在七月底八月初曾外出,他流露过他去自贡、内江一带的某些细节。

  尽管警方当时并不知道七鼓眼两次被摩托手追杀案件——七鼓眼没有报案,但通过“自贡截击”,“九月行动”,警方已掌握林传金数次袭击黄毛毛的情况。翠屏分局程忠实局长、杨光大队长、任春风副大队长的认识一致,分局刑警大队和市局刑警支队的认识一致——警方推断,12。8案件应是黄毛毛团伙所为,这一案件是黄毛毛、林传金两大团伙火并案的延续。

  这一认识,把宜宾社会团伙纷争的轮廓勾勒得愈加清楚;反过来案件本身也充分展示了这种纠纷的残酷性。

  从案件的条件和作案的过程分析,应有内部人员做接应。曾印再度列入嫌疑对象,但曾印已经外逃,离开了宜宾。

  黄毛毛团伙不仅与林传金团伙结怨深重,平时在宜宾市内也是横行乡里,滥砍滥杀,比隋文昌团伙更有过之,甚至——连巡警也不放在眼里。

  1999年10月5日,安阜(上江北开发区)的恶势力头目胡某,与张某等人赌钱。胡某输了,说牌中有假,在座几人都没开腔,胡某一定要大家退赌金,闹得不欢而散。

  这件事,张某告诉了黄毛毛手下的穆三毛。穆自持有面子,打电话摆平此事,他对胡某说:“我看这事情就算了吧,张某是我的干亲家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,是吧?”谁知胡某强横,张口就说:“你干亲家算老几?我可是带小弟的人,都这样算了,我的小弟还怎么吃饭?”胡某不买帐,穆三毛心里冒火,就说:“你在哪个地方,我叫人把钱给你送过去。”胡某没听出背后的意思,他也是在当地霸道惯了,随口说:“我在安阜戎州大厦门口吃火锅,你过来吧。”

  当时,穆三毛、纪晓华,吉庆正在“三毛酒吧”里喝酒。穆三毛一声招呼,两人立刻带了十几个弟兄赶过去。

  胡某在宜宾纸厂医院缝合后,仍不服气,叫人带信过来说:“我认识那个鸭婆(穆三毛手下的小弟),你们等着,我把伤养好,一定要事情扳转来。”

  10月 9日,胡某在他开的澎湖湾按摩院养伤。纪晓华、吉庆、何琦等人坐出租车来到按摩院,明刀明枪地闯进来,又是一顿乱剁乱砍,把胡某剁成重伤,手被砍残。这一次,胡某心服口服,一下子就在江湖上沉寂了下去。

  1999年11月中旬,宜宾轮船公司一名女职工肖某,因打牌,欠另一女职工黄某赌帐。黄某要钱时,肖某不但不还,反把黄某的脸部抓伤。黄某一气之下,找社会上黑道帮忙,通过朋友找到黄毛毛手下的小弟郭兵。郭兵大包大揽地应承下来。

  11月30日下午两点,郭兵邀来卢韦、曹杰等人,一群人带着长刀到宜宾轮船公司招待所四楼肖某家讨债。因肖某当时不在,郭兵等人责令肖的丈夫还钱。双方发生了口角。郭兵当即抽了肖的丈夫一记耳光。卢韦抽出随身携带的长刀向肖的丈夫上肢和背部连砍了数刀。肖的丈夫逃向门外,挡在门口的曹杰用匕首刺中其腹部。肖的丈夫跑到413室躲避,曹杰等人又追进413室,连续刺杀对方数刀。直到肖的丈夫倒在血泊中昏死过去,郭兵等人才逃离现场。肖的丈夫经送进医院抢救,脱险。法医鉴定,其左上肢、腹部等损伤属重伤。

  案发后,因当事人黄某拒不交代案情,致使凶手长期逃匿,直至2000年春节后,郭兵才被抓捕归案。

  1999年12月 5日(纪晓华接受暗杀李斌任务的当天)深夜,纪晓华、曹杰、宁仃、娃娃等人自下江北回来,在大观楼焦点酒廊喝酒吃夜宵。大观楼晚间非常热闹,是消夜的人们最集中的地方。

  几人喝得酩酊大醉,身上又都带着凶器。酒后,打两辆出租车返回。车行至青年街,有人伸手拦车——拦车人也喝了酒,没看清车上有人。结果双方发生了口角。娃娃跳下来,他是刘兵的手下,刚被介绍与纪晓华认识,本来也想显弄下自己,加上刚喝了酒,上来就一顿拳脚,喝他们说:“瞎了你娘的狗眼,没看见老子车上都坐的是什么人吗?”

  巡警支队一大队巡警王德军上前制止,喝斥他们说:“你们要干什么?我是警察。”

  纪晓华、曹杰乘着酒力,居然拔出刀来,说:“你是警察算老几?老子专。”

  曹杰上去一刀,扎到王德军的腹部。几人一阵乱杀,把对方三人全部砍伤。王德军身上被剁二十几刀,皮衣被剁烂。腹部的刀伤深达腹膜,法医鉴定,王德军左下胸壁3Cm裂口,内有气体冲出;腹部4Cm横裂口,

  市局3。23联席会议上,杨光大队长提出的观点,打开了思路,使我们对整个案件的认识,进入了新的思考。

  宜宾社会五大团伙:隋文昌、黄耀华、王辛垣、呼七君、林传金各有各的势力范围,各有各的活动方式。但宜宾是个全局,宜宾五大团伙的相互关系,也是个全局。他们间的关系错综复杂。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事件,不应该仅从单一视角去分析。

  回顾2000年春节,正是宜宾社会上几大黑道团伙活动频繁,公开搞团拜,闹得乌烟瘴气,所谓甚嚣尘上的时候。隋文昌、黄毛毛、王辛垣三大团伙,各走各的上层路线,竞相举办联谊会、团拜会,连番在各大酒楼公开摆宴。请客吃饭场面之大,范围之广,相邀人员之多,均令人乍舌。这是一个新现象。那么,造成这个新现象的原因是什么?也就是说,他们争相这样做是出自一种怎样的想法,掩藏着什么动机?

  这还说明,各涉黑团伙间的关系更为微妙,诸家老大各怀鬼胎,暗藏杀机——各集团已有了重新划分势力范围的要求,正在把它付诸实施。

  隋文昌已猖獗到不可一世的地步。春节期间他几乎连天摆酒,每次不下一二十桌。袁宝昆经杨光批准参加过一次,他感到不得了。出席人员不下 200人,许多面孔令他惊讶。杨光经程忠实副局长批准,也参加过一次。他当时的心情非常不好。直观的感觉,隋文昌已俨然成为社会名流,参加宴会者有政界、司法界、工商税务、经济界人士,也有像黄毛毛这样的其他团伙的社会大哥。倘若把这看做宜宾的缩影,简直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黄毛毛、王辛垣等人也并不示弱,自然是各显各的神通,各请各的朋友。看似不温不火,其实狂躁之气在杯盏交映之中早已浮现出来。

  春节前后,翠屏分局刑警大队肖海峰中队长把黄毛毛叫到办公室,对他进行教育。当时警方已掌握他与林传金的矛盾,并怀疑宜宾几起重大案件与他有关,只是没掌握到直接证据。黄毛毛态度骄横,居然在刑警大队就宣称:他要继续与林传金血战到底。

  翠屏区中区只有 1。8平方公里面积,警察与这些社会老大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,彼此的关系心照不宣地明摆在那里。日常生活中,交往交道都会有,这些人物的公开身份是公司老板、饭庄经理,场合上遇到,难免有些面子上的话要说。他们本人或手下小弟,不少被警方处理过,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,彼此都有一本帐在心里揣着——关系就是这样的关系,你不犯罪,我不抓你;一旦你触犯刑律,证据确凿,警方就决不客气。

  春节期间的超常规的活动,说明几大团伙都在找“靠山”。找靠山不是目的,利用所谓靠山当然是要发展他们的“事业”。他们的事业又是什么?种种迹象已经表明,宜宾几大团伙的头面人物,都在扩充实力,扩大势力范围,企图称霸宜宾。

  近年间宜宾几大团伙几乎是平行发展。隋文昌主要经营博彩业;王辛垣垄断着宜宾的蔬菜水果批发业;黄毛毛独霸宜宾海鲜批发和成都至宜宾的零担运输业务,他也参与博彩业,但不在宜宾境内;呼氏兄弟的活动范围主要在市郊的象鼻镇。

  这几大团伙经济实力的增长速度是惊人的。隋文昌集团每年的有形收入应在两千万元之上,黄毛毛的经济实力应该优于隋文昌。

  随着他们经济力量的增长,几大团伙间长期维系的平衡关系很可能会被打破,新的格局很可能就要产生。由于这几大团伙都未摆脱犯罪“辛迪加”原始积累的初级阶段,又是诉诸武力的暴力集团,这种嬗变,很可能是一个相互倾轧相互吞并的血腥的过程。

  近期,几大团伙都在购置武器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。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片刀和火药枪,甚至不满足于军用手枪,而是要购买杀伤力更大的微型自动步枪。

  团伙间更深刻的矛盾已经显露出来,彼此间的剿杀已经到了直指团伙大哥的程度,这不能说不是一个严峻的信号。

  隋文昌集团和王辛垣集团多次动过刀枪。西郊市场之争,少娥湖赌场之争,都带有明显的“占码头”的意味。

  王辛垣集团与黄毛毛集团也存在矛盾,原因与隋文昌相仿,几次冲突都因黄毛毛手下触犯了王辛垣在西郊市场上的利益而引发。

  即使从表面上看,黄毛毛与隋文昌也并非不存在矛盾。隋文昌随着其经济实力、社会声望的提高,在宜宾很有点不可一世的味道。他的组织成了宜宾黑道上的“宪兵”,无论哪个地方打架,哪里就会有隋文昌的人马出现。黄毛毛由于有邵文的赌业做依托,经济实力比隋文昌雄厚,武器装备也比隋文昌精良,而他在宜宾的声望却远不及隋文昌——这种不平衡心理,很容易造成两人乃至两大团伙间的致命冲突。

  黄毛毛对隋文昌心存不满,这从他在隋文昌的赌场里“搅场子”的放肆行为中可略见一斑;而隋文昌对黄毛毛也不满意,黄毛毛搅他的生意,对他的不尊敬,都令他极不舒服。倘若二人间的矛盾略加升级,演变成宜宾老大之争,那么,宜宾很可能要经历一场血战。

  林传金团伙始终是一个危险因素。当他被黄毛毛的势力压得抬不起头来之后,他及他的团伙主要成员不得不转入地下,锤炼成一支以复仇为目标的诡秘的恐怖暗杀队伍。

  林传金团伙又是个不确定因素。把林传金团伙放在宜宾几大集团相互关系的全局中看,不难发现,它是一颗重要的棋子。黄毛毛一定要消灭林传金,剪除他的后患。反过来,林传金又是谁都可以利用的力量,无论哪个团伙与林结盟,都能够置黄毛毛于死地。

  有消息说,对于林黄之争,隋文昌表过态,他并不赞同黄毛毛,认为毛毛做得“过”了。

  从以上种种要素来分析,无论哪个方面,都存在着黄毛毛对隋文昌下手的理由——虽然警方目前还没掌握任何证据。

  宜宾市公安局 8月23日工作会议上,之所以能够提出王辛垣团伙暗杀隋文昌不能成立的种种疑点,之所以能够提出黄毛毛团伙应列入工作范围意见,之所以能够提出林传金可能成为其中不确定的因素这一看法,均来源于一年来警方对宜宾黑道团伙所做的大量的基础性工作,来源于他们对几大黑道团伙行为方式的了解,也来源于宜宾一年来发生的多起案件提供的佐证。

  宜宾警方始终奉行的工作方针是:坚持长期秘密工作,捋清黑道团伙的轮廓和内部结构,寻找战机,条件成熟一个打掉一个,成熟一批打掉一批。九月打击,敲掉林传金一个武装据点,震慑了整个宜宾黑道团伙。这一次当然不同,他们已经预感到,与宜宾黑道的总决战,就要开始了。

  隋文昌躲在南岸凤凰小区的房间里,他的头脑在一刻不行地在高速转动着。事关他的性命,他不能掉以轻心。连天来隋文昌扪心苦想,就是要弄清危险来自哪里,谁要向他动手。然而,他的敏锐程度却远不如宜宾警方。

  他也曾把怀疑的范围扩得很大,把可能的和不可能的与他有私人矛盾的人员统统想到,他仍然跳不出王辛垣这个圈子,他确实一点都没怀疑黄毛毛。

  隋文昌在宜宾是个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,隋文昌被打伤的消息不胫而走。不断有人携带着礼品前来看望。手下成群的小弟,宜宾“老社会”的旧友,自贡、内江、重庆、成都的黑道大哥闻讯也派人前来慰问……隋文昌忽然就意识到,这其中包含着极大的危险。

  他并不认为杀手会善罢甘休,也从未认为他躲过第一枪就已经变得安全。他能想象到,对方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他,在研究他,寻找可乘之机。而现在,前来探视的人员越来越多,他的住所已毫无秘密可言,倘若杀手乔装打扮,混进来再次向他开枪,他将防不胜防……

  在隋文昌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他一分钟也不想在凤凰小区再住下去,他马上就想搬家。

  二弟不在跟前。现在二弟是他的眼睛和腿,但二弟不在,他每天晚上回家,现在还没回来。

  隋文昌要张一兵打电话,把张镇江请过来。同时关门谢客,不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。

  张镇江是老社会,在宜宾有威望,他又是隋文昌的老朋友,是他的合作者,为隋文昌经营着多家店铺。

  张镇江过来,隋文昌对他说:“四哥,有人要害我,这一次动静不小,跑到我的馆子里打黑枪,要取我的性命。我没有死,我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,还会再来。我这个地方,人来人往,已经闹得跟沁源茶楼差不多了,杀手要来,容易得很。所以我想换个地方,这里是一天也不能住下去了。”

  隋文昌说:“这次转移,不要去显眼的地方,保密是头一位的。要让那些杀手和他们背后的老板,想都想不到才好。”

  张镇江琢磨一阵说:“我有个朋友,在城监局工作,他们是执法单位,宿舍楼外边有门卫。安全,保密这些方面都不错,就是居住条件差一些。”

  文昌又说:“这个住所除了房主人、二弟、郝四娃、你我之外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我已经放出人去摸底了,等老子把伤养起来,我不会客气,老子那时候再杀他的回马枪。”

------?????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{dede:include filename="footer.h绋?X椐峰幎?X鑰袝顏?槌?杈?閽滈挩?榉??铻??閵????????閾夐姪?????閷??鑻??浜?纰奸斂楸?槎????鍜???閿块帄閵傞瘨槌???????閽???榇?閽?闁楅懄閵??閵?閹??願???锔??鐠?锔?????閮????瓒稘榇?閭???楹????鎺戦効閼㈣惊??榇?閽?闅?楠忛槌??閭????鎺戦効閼???槎忛獉閼??鐨???闇?鎲???韬???鑶?鏂毎?闅??椤???????闅???????澧毎???闋?顐?鍌??鐤毎?闅??閱??願???闇?鎲??????闃???棰濋灛???楝块憚???瑾曟鍤?闅?閿????閹??棰??閽??澧毎??閯块憽???鏂毎?闅???鎲????????閿??????閯?楂???????閹??閲??纰????棰????楠??顧?????锔???閮???槌??閾??楝块憚??椤??閿??钀?槎忛獉閼??鐨??顖?椤???楝块憚?瓒?榫旈纯????楫????????????閷?濡戦効閼㈣惊??鍨?閯款墬????闁涙枒濡戦惪閹熼挸?????楫?宥?闇????閺??榛介簝???闂??顝?槎??? ??X?泄?/??????????????????????X?袚?/???